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城市打拼,回乡建房,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。只是这类房子,大多成了在乡里炫耀成就的空舍。
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
刚接到设计委托,金丰略显迟疑,“好业主难遇”他感慨道。营造私宅,设计师与业主的观念能够达成一致非常重要。时下乡建如火如荼,此前接到过很多类似的委托,最终都因双方的各持己见而放弃。

而这次似乎和以往不同,初次接触业主的观念认知就与设计团队高度契合。这是一栋真正要“住”的房子,业主过去在广深打拼多年,但对家乡和田园生活的强烈向往,让她毅然选择回乡常住。几轮沟通后,金丰决定前往江西勘察场地。
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◎周边环境


项目场地位于赣南山间的村落边缘,满眼的绿色使金丰看到周围环境的那一刻起,就决定接下这个案子。背靠山林,静怡安宁。站在场地中央,山林树影斑驳,一座独守山麓的静谧白屋在设计师的脑中浮现。
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◎建造施工中




01


这座在山脚下的白房子,显然与当地其他乡建迥然不同。
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
新民居要与当地风貌高度附和吗? 这常常是设计师会思考的重要问题之一,但在金丰这里,他认为首先要考虑的是业主的环境需求。

传统民居形式以堂屋为空间中心,虽有其优势,但在这里的人们,却早已习惯现代的生活方式了。况且真要构筑传统庭院,某种程度上已成“奢侈梦想”。在有限的预算和建筑面积之内,设计师需要做出更具性价比的选择。在与业主充分沟通后,他决定既不崇洋、亦不复古,从功能出发,以简单的几何体块构建空间。
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

“居住空间是跟着我们的生活习惯发生改变的,你不可能回避你已经是一个现代人的事实”。谈及设计金丰说。房子是生活的容器,这座白色房子,也反应了业主的现代生活理念。



02



功能至上,关心业主需求,以实用为前提是设计师不变的坚持。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
设计团队根据业主一家的生活习惯,在首层将餐厅作为入户后的空间中心,与西侧配备了储藏间的大厨房一起,成为业主展示厨艺的完美“舞台”。
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
过去常有“设计后的家改变业主生活”的论调,但金丰对此持怀疑态度,他认为设计应该最大程度的优化业主已有的生活习惯,而不是把自己当成改造别人的英雄。即便是建筑大师安藤忠雄,谈及自己年轻时的成名作住吉的长屋时,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:“最需要感谢的是业主夫妇决定住在那里的勇气”。
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
在设计中考虑业主的生活习惯、关注工程预算、跟踪设计落地是极其重要的内容。

在为期一年半的建造过程中,金丰与设计团队从实地勘察、平整土地、庭院布局、结构施工直到内装陈设、细部优化全程跟踪指导。在施工阶段,选材均来自当地,施工人员多为村里赋闲在家的农民工,给方案施工落地提出了很多挑战。
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
早年建筑结构出身的金丰,在现场有极其丰富的管理经验,对项目在施工过程中的把控能力也很强。但即使如此,对于指导乡下的“草台班子”施工,也是大费心力。从防水保温到管线排布,结结实实的给当地工人们上了一课。质朴高效的设计理念,注重设计落地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,使项目得以完整呈现。
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
从业20年,每个项目对我来说都会当成第一个项目一样去做….没有预算的项目,其实才是最难做的项目。”在金丰看来,设计不仅仅是建房装修,深入的参与、以建筑的整体思维把控风格、功能、预算的平衡,才更能体现出设计的真正价值。



03


设计须有当代性,更要有前瞻性。
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
从业多年、南征北战,金丰发现许多乡村中,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完善的基础设施规划与建设。“没有统一的垃圾和粪便处理设施,随意的污水排放与垃圾丢弃甚至已经影响到了村里的水源。”
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
乡建如果只是一味的关注个人生活而忽视环境,我认为是不可取的,设计应当对自然有一份责任。”金丰说。
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
为此,在设计之初,金丰就考虑了房屋整体的化粪池及垃圾发酵系统。系统的设计能够有效解决乡村生活的排污问题,发酵池产生的肥料,还可反哺家中菜园这样的系统规划,在当地并不多见,金丰积极的说服了业主,最终完成这套系统后,项目使用的便利性被大大提高,同时也能更好地与周边自然环境融合共生。
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
今年2月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《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》,明确指出了未来乡村建设的“主攻方向”,是“农村垃圾、污水治理和村容村貌”。这与项目的设计思路不谋而和。
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
实用宜居、控制造价、保持环境,是金丰对乡建的认识与探索。
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



SDA 访 谈 录

SDA = 设计丝路 Silkroad Design Alliance

金 = 金丰 Jin Feng


功能性价比出发,向大师致敬


 

SDA:这所民居地处江西,常年多雨,我们知道南方建筑都是斜坡屋顶,这种平顶会不会容易积水?


金:屋面放坡和排水天沟都被女儿墙挡住了,所以在外观看不见,只能看见落水管。除此之外,屋面还做了保温隔热处理,当地之前没几个人这么做,觉得屋顶不漏水就行,这样做太麻烦,都不做,最后没办法,只好从外地请师傅过来施工。


SDA:窗子看起来比较小,背后有什么考虑?

 


金:建筑物的窗户,主要是满足空间光线充足,通风良好就可以了。实际上是从最简单的功能出发,然后再去处理它与外立面的几何关系。

 

还有一个因素是造价。毕竟断桥中空的窗户和砖墙的造价完全不同,面积的大小决定投入资金的多少。掌握适度,够用就好。

 


SDA:这个项目的造价如何?除了窗户之外,控制造价方面还做了哪些努力?

 


金:这个项目就是普通民居,并非什么网传的别墅豪宅。业主是一位在广深两地打拼多年的创业者,财富累积不易,要比较好的控制投资才行。

 

除了窗户还有很多,比如清水砖墙,即可以做主体结构也有很好的装饰效果,造价较低。明管布线,即不用在墙体上再开槽,破坏墙身又能降低造价,与清水墙面相呼应。所用材料也以当地就可以买到的基础材料为主。

 


SDA:外立面很简洁现代,能谈一下外景设计的想法吗?

 


金:还是一切要从功能和性价比出发。

 

最简单的线就是直线,最简单的面就是平面。现场施工人员多为当地赋闲在家的农民工,施工水平有限,为了不增加施工难度,外观设计在初稿上做了删减,力求简洁,易于落地;其次也有利于控制人工和材料成本,降低造价。

 

另外,我是建筑出身,受柯布,路易斯·康,迈耶等大师的影响较深,外观设计上本身就存在借鉴和敬意。类似的手法可能很多设计师都用过,不存在网上有人说的别人用过的我们就不能用。

 



跟适合的客户合作,不去刻意迎合

 


SDA:从您的项目经历来看,乡建项目这是第一个成功案例?

 


金:是的。业主找到我时,我也很疑虑,因为乡建民居项目不太好做。她从朋友那听说了我,觉得我还是比较有想法的。见面一聊我觉得业主内心深处挺时尚的,我们聊得很透,她也很认同我的设计理念。

 

我说我们都是现代人,应该用一种新的方式来生活,不一定在农村就要受到周围环境状态的影响。这一点达成共识后,这个项目就接下来了。

 

我只跟适合的客户合作,不会去刻意迎合客户。所以一年项目很少,不超过十个。

 

 


"盖的这么难看,钱被人骗了”

 


SDA:项目从设计到落地,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?

 


金:施工初期,工人师傅们配合不好,有对立心态。你知道中国的老师傅都很厉害的:"别人家都是欧式的贴砖、挂大理石,你这个看样子简单,弄起来还挺麻烦的,也花了钱,但是这个造法,像个什么房子样?我们盖了多少年房子,哪有你这么盖的?窗户大大小小盖的这么难看,钱被人骗了吧!"又比如清水墙面还要勾缝,费工不挣钱,就不干了。无奈之下,换了好几帮人。

 

包括业主自家的亲戚过来以后,也有说长道短的,正所谓“三人成虎”,大家都说你人傻钱多的时候,是要承受很大的压力。

 

这差点动摇了业主的信心,使我们中间的沟通中出了不小的问题。我坚持原设计是不能改的,因为我们开头的思路是正确的。我说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,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,你得相信我的专业水准,房子盖出来,一定会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!那是压力最大的时候。

 


SDA:这个确实挺意外,工人师傅竟然差点动摇了业主。

 


金:后来我还时不时过去请老师傅们吃个饭,和他们聊天,慢慢引导。当这个房子结构盖出来后,场地垃圾清完,他们已经看出来,这个房子跟周围十里八乡的不一样,以后肯定好住。

 

房子主体结构完成,门窗安装完毕以后,人可以进去感受里面的空间关系,特别是走到二楼露台看到对面的山林时,我就放松下来了,因为大家都说想不到这么好,业主也找回了信心特别支持我按照原设计来完成其它工作,这时候我才觉得这个项目应该没有问题了。

 



在未来的中国乡村可能以什么样的状态生活?

 


SDA: 项目建造周期多长?现场您一共去了几趟?

 


金:从开始沟通到最后建成,整整一年半的时间。去了有十几趟。所以这个项目就不挣什么钱,不具备太多商业价值。

 


SDA: 那挺辛苦的,业主对这个项目最终的效果还满意吗?项目完成后您有什么样的思考?

 


金:全部完工是去年十月,院子是后续做的。这么大一个院子,小朋友可以骑单车,还可以停车,院子里种的菜够一家人吃。入住快有一年了,业主非常喜欢。

 

我一直比较关注中国的建筑业态,这个项目一出来,不少人反应像国外的房子,中国老百姓难道就住不了这样的房子?我觉得这个心态要调整。

 

我们应该思考,未来中国人应该以什么样的状态生活?

 

我们要住豪宅吗?什么是豪宅?

 

项目当地就有这么一座。应该是十几年前一个企业家盖的房子,有游泳池,欧式外观也气派,是一个标准的中国欧式别墅。当地人原来都以那个别墅为标杆,说好的生活就应该是那个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们这个房子出来以后,周围老乡也在看,“这个挺不错啊,比那个好。”我觉得大家的审美意识已经有了很大的提升。

 

更重要的是造价也没那么高,那个别墅的造价是这个房子的几倍,主人又常年不回去住,现在是请人帮忙看守,泳池的维护费用很高,池子里现在基本上堆积杂物,已经破落的不成样子了。

 

豪宅不过是脸面,而非生活本身。在当今的中国乡村,有可能、有条件改变一种生活状态的时候,你会做出什么选择?这是我跟业主一起讨论过的问题,也想和设计师朋友们一起思考。


SDA:在未来的中国乡村可能以什么样的状态生活,这个项目您已经给作出回答对吗?

 


金:不算回答,算是一次尝试。我通过我的想法实践了一次,这是属于我的一个想法和方向,可能还会有其他更多更好的方向。




版权声明:本文经铭鼎空间艺术工作室授权发布,未经许可谢绝转载



项目信息

项目地址:江西赣州

项目性质:私宅

建筑&室内设计:铭鼎空间艺术工作室 (www. mdkjysgzs.com)

所在地:上海、佛山、兰州

设计师:金丰

项目面积:300平方米

完工时间:2018年10月

主要材料:雷士照明、金大田门业、鹦鹉木地板

摄影师:欧阳云

文案策划:Sunshine PR 

SDA访谈录:南蛮蕙子 



关于设计师

金 丰

从业时间18年 工程师 高级室内建筑师

铭鼎空间艺术工作室总设计师

JLL建筑师事务所发起合伙人

"西部设计联盟"联合发布起人

"奇学社"发起创始人

原CIID(24)专委会副秘书长

近五年来连续荣获"金堂奖""艾特奖""金外滩奖""CIID"等共计15个奖项

主要案例:栖于山麓(江西)、"自由+"概念展厅(广东)、美域 · 杨府(广东)、兰州印象(厦门)

室内设计是建筑设计的延伸与细化,绝不是游离于建筑本体的浮华装饰,更不是所谓风格主义的材料堆砌。

——金丰

从拒绝到接纳:栖于山麓,乡村新民居营造的一个尝试|金丰访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