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去年,一位设计师在秦岭深处耗时三年,

用300吨石头盖了一座守拙园

作品一经问世,引发广泛关注。

在这之前,一个延安窑洞宾馆,他也做了近三年。

不过他说,其实每个项目都没想做那么久。


设计的最终呈现是有原则的妥协,

对完美有执念的他,

视每一个项目为孩子,

叛逆,倔强,较真,不愿轻易撒手。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
他是殷朝伟

陕西土生土长的设计师,浸润设计领域二十余年。

一次交流会上他说:

“我更喜欢做自己,做生冷蹭倔的陕西楞娃。

坚持自己的原动力,积淀的够了,

即使50岁也是起点。”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
在给秦腔坊的设计说明中他写道:


 ”秦是一种气概、气质、气魄。

气概是以平常心视艰辛,

气质是硬朗中的良善,

气魄是铮铮铁骨中的坚韧。

生是以一种刨根问底的态度去质疑,

冷是以外表的冷漠传递内心的真诚,

倔是以一种坚持作自己的态度,

蹭是辨别大是大非的勇气。“


在某种意义上,也对是他自己最好的注解。


然而,说起身上的生冷蹭硬倔,

殷朝伟狡黠一笑,

“生冷蹭倔,但不古板。

就像我手上还有这个。”

他调皮地晃了晃手腕上混搭着两种时尚元素的手环。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发去采访时抓拍的照片,殷朝伟揶揄自己“像个黑社会”。


在他的办公室的墙面上,

贴着正在进行的项目平面图,还有手绘家具稿。

他说“人要有所为,有所不为”。

在他有所为的世界里,无疑有着极强的控制欲。

为了使作品更好落地,

十余年来,不少项目的家具用品他都一手设计。

他不否认这种对项目的强势把控,

“我们能做所有的东西,

但我们没时间去做我们不喜欢的东西。”

他的有所为和有所不为,

像黄河经陕西的支流,泾渭分明。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
这些年,殷朝伟为陕西知名餐饮品牌“百姓厨房”打造了不少形象店,

如何打造创意文化餐饮,

对于历史文化修养良好的他而言,可谓得心应手。

他设计的咸阳百姓厨房古渡坊

将餐饮店变身一方别开生面的船空间,

里面有28个船舱,800余个船桨,

船风船韵流动贯穿。

生于咸阳长于咸阳的殷朝伟,

如同条件反射般,迅速挖掘出项目背后的独特IP,

用艺术的手法,

将陕西不为人熟知,但历史悠久的“水文化”,

向世人娓娓道来。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
殷朝伟说,“灵感只会降临给善于思考的人”。

显然,“生冷蹭倔”的他同样长于思考。

采访进行得非常顺利,

有对设计中理性与感性的思辨,

有对西安设计现状高屋建瓴的洞察,

有对作为设计师个体综合清醒的省视。

有问题的交锋,亦有欢声笑语。

短短两小时,给我们展现了一位坚持做自己的独立设计师风采。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
SDA 访 谈 录


SDA = 设计丝路 Silkroad Design Alliance


殷 = 殷朝伟 Yin Zhaowei



极致是一种要求


SDA:最开始拿到守拙园项目时,就想着一定要用当地的材料吗?

殷:没有。项目地处陕西宁陕县,那里多是贴瓷片、刷涂料的白房子。去了之后,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抽了一下,就不想用白墙。首先给自己设难度了。别人穿个白衣服我绝对不会穿白。然后我的想法就是,做一个像从地里长出来的房子,感觉这个房子盖完就是老的。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
就感觉很融入,不跳。你看大自然,动物、植物跟大地的关系是一体,沙漠上的狐狸,我们看不见,而多彩的孔雀,生活的热带树林就是那么斑斓。

于是就有了那么一个想法,并尽量使用当地的石头。石头墙、石头地,室外是石头,室内也是石头。再加木头。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
就像一个人说话,张口闭口全是陕西话,说着说着夹几个洋文,就感觉别扭。我们选择设计语言,和选择口头表达语言是一样的。


SDA:所以这完全是您自己考察后的想法。


殷:对,所以我常常把自己累得半死。但我愿意累的原因就是,别让自己那么轻松,人家走了那条路,你千万别走。你想想能不能反过来走,我觉得那个时候,可能离你做自己就近了。

人家做完了你把它拿来,一搬一改,也行,但长此以往,你就没东西了。你老是做得比较顺手,最后做不出来。


SDA:人也一样,老是在自己的舒适区就不会有成长。


殷:每个人想要有成长,就要给自己有设定。人生是无意义的,但是最终能够成为一个人,是人对自己有要求。就像今天咱们几个在一起,干点啥呢,无论打个牌或者喝个茶,也是给了它一个设定,然后大家都朝着目标走,才显得这个事情有意义。要不然时间就浪费。所以你先要求自己,不管什么项目都是要求自己,你对自己降低要求,你就做不出来。

他们老说我做个东西怎么这么费劲?可能就是比较慢。因为各个细节要思考,或者说想做得更完美,每一个项目都像孩子,撒不了手。想把每一个都做好,然而每一个都不完美,包括守拙园,时间很长,仍有很多遗憾。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在殷老师办公室墙上贴着的手稿中,一不小心,发现了殷老师对自己的极致要求。



理性的极致是感性


SDA:看您之前对自己的评价,“理性的极致是感性”。


殷:对。因为我以前有一个偶像极简派的大师密斯·凡德罗,密斯是最理性的,创造了现代派国际化的先锋,但后来我看到他一本传记,他家里极度欧化,维多利亚时代的古典壁炉……然后我就不明白了,他把别人家设计的那么干净,把自己家搞得这么温馨。


SDA:哈哈,好人格分裂。


殷:分裂。真正设计师的内心,可能有时自己都搞不清楚。


SDA:那您对他有什么新的认识?


殷:我觉得我以前对他的认识是片面的。其实大师也是人,大师其实也挺浪漫。(全部笑场)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
SDA:我觉得您每一个作品其实都有很多感性的成分。


殷:每个项目都很用心,但也有做着做着,把最初的感性做没的时候。但就是要不停的保持那种感受。实际上做再多的东西都不重要,就是人进去的一霎那,那个就是印象。然后再是坐下来,体验整个空间。


SDA:做空间更多是一种氛围,一种气场,或者一种感觉。


殷:对,一位大师说过,做空间就是氛围。你没办法说是哪个对或不对。但是氛围由什么形成?就是各种感觉。看到、听到、想象到、闻到……更多是想象到的。如果一个空间能带你到你看不见的地方去,能带你走到你心里头去,那才是真的好。

我做东西特别苦逼,喜欢把自己累个半死。但其实我特别希望有一个东西,像做”猜咚吃“或者像写书法,做的不费劲。其实好的东西你看着很轻松,但背后是很费劲的。


SDA:都说设计结果越性感,背后的过程就越煎熬。


殷:对,我一直想达到一个很轻松的状态,但是一做就跟自己杠上了。


SDA:猜咚吃其实是一个比较随意项目吧?


殷:对,就画了个平面图。那个项目我印象太深,甲方没钱,大热天抽着我的烟、喝着我的水,然后说“殷哥你给想想办法”,纯友情活。


当时我就想,营造一种70、80后吃食堂的感觉,有点老旧,有点回忆。后来很多90后去了,说全是砖,这么酷!从来没见过,觉得不可思议。
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

当时做那个项目其实就有点像玩票,很放松。这个状态特别重要。可能有时把人家钱一收,回来便觉得要认真、要用心设计,结果反倒不好。

人很难觉察此刻自己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,但人还得觉察。所以我现在也在慢慢的调整自己。
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

SDA:在设计手法上,您有什么偏好?


殷:我希望能把无论现代或传统、东方或西方,一些经典的东西放到一起。因为真正的设计不是用眼睛去看,我还是相信,设计是用出来的,有很多东西只有在使用过程才发现挺舒服,不是说只是一张好看的照片。

我们现在这个时代,设计师好像喜欢一窝蜂追赶新样式,当然市场确实有这样需求。但是去世界各地旅行,我有一个感受,吸引你的都是古镇,都是小街道,吸引你的恰恰不是现代的东西。像希腊的圣托里尼岛,其实就像咱们陕北的窑洞,参照的就是蓝天。美国的圣巴巴拉、卡梅尔小镇,都是老房子。荷兰的羊角村,像水彩画一样。这些并没有太多新东西,但是也很吸引人。我也不是说,你一定非得要做经典,但是每个设计师要有自己的审美价值观。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圣托里尼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圣巴巴拉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卡梅尔小镇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羊角村



世上只有三个业主


SDA:您觉得西安设计圈和国内、国外相比,有什么差别或是差距?


殷:这个问题很好,也是一个很大的话题。首先,从宏观上讲,其实是全球化对地域化的影响。我们现在国内千城一面,这实际上是国际对国内建筑室内行业的影响。但是人家影响归影响,你自己妥协了也有你的因素。

曾经有一个大师说,世界上原本只有两个业主,一个是神,一个是皇帝。


SDA:对,宗教和政治。


殷:后来,上帝在哪不知道,皇帝也没有了,商人便成了最大的业主,设计开始为商业服务。

在西安,整个商业、经济环境和一线城市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,但和之前相比,肯定好得多。西安也就这三五年,各行各业开始慢慢意识到设计的重要性,设计师自己也不像前些年挣钱那么快,开始难受了,开始慢慢的知道,要把活儿做好。


SDA:您是不是感觉很明显,这几年西安业主对设计认知的改变?


殷:对,我可能比较敏感。以前就是“把那工头叫来!”“这地方弄个啥,那地方弄个啥”就完事了。但现在他们知道不是那么回事儿。


SDA:我觉得现在对设计来说是一个特别好的时机,很多商业的品牌升级都有赖设计去完成。


殷:我一直说设计师别把自己小看,也别把自己高看。因为企业的性质不一样,设计师在业主经营投资过程中,起的作用不一样。

如果在没有品牌时介入,我们就从大设计的角度,去设计策划商业品牌,这个策划可能是最牛的,但是目前我们并不具备这种实力。

如果业主已有品牌,有供应链,有店面选址,有受众,有既定客单价……然后你顺着这些要求,经过自己的创作和实践,完成业主的商业设计。在这个过程中,你可以说,我是有主导力的。

设计要分段,目前西安能做前段的设计师太少。我们还在干最苦最累的阶段,这其实不对。设计不是你光有几个设计师,能画好图就可以。


SDA:这几年外地还有国际的一些设计公司也进来了,您认为对西安本土设计圈冲击大吗?


殷:一定有冲击。像我了解到很多日本人在西安也做项目,做的不错。但是相对一些有能力的设计师来说,我觉得影响不大,因为他们自己基本都有稳定的业务圈,不受影响。


SDA:在这样的背景中,独立设计师应该怎样准确定位自己的身份?


殷:这其实是一个挺难的事。现在市场越来越成熟,社会分工越来越明细,市场给你提供的机会看似很多,但真正可供选择的很少。这也是我特别认同80、90后设计师不容易的原因。每一个类别都是专项,你的选择成本在增加,你只有在这个类别花足了时间和精力,才有被市场选择的可能。

现在是资本自动适配各种资源,是资本选择供应链的一个过程。所以每个人都要做好自己。

我说话有点像上课,没有人喜欢听。哈哈。

SDA:未来有没有打算让自己在某一领域沉下来?


殷:有。


SDA:哪个领域?


殷:暂时保密。我做不到,就不能说。陈忠实先生说过一句话“人生如蒸馍:馍蒸到一半,最害怕啥?最害怕揭锅盖。因为锅盖一揭,气就放了,馍就生了。”我们现在没做出成绩,你要说你想做出什么,太狂妄。


SDA:您还挺爱惜羽毛。


殷:对,陕西叫皮薄。



撰  文:南蛮蕙子

原创不易,未经许可谢绝转载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关于设计师

殷朝伟

生于1972年

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

西安殷朝伟空间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设计总监

高级室内建筑师

主要获奖:第十二届中国国际室内设计双年展银奖;“老板电气杯”陕西省第九届室内装饰设计大赛金奖;“老板电气杯”陕西省第十届室内装饰设计大赛银奖等

主要案例:延安贵宾楼酒店室内设计;守拙园;百姓厨房咸阳古渡坊

设计理念:设计是一个翻译的过程,设计师不能夸大自己的价值,也不能小看自己的价值;灵感只会降临给善于思考的人。


殷朝伟:设计的路上,别让自己太轻松



往期推荐

往期推荐往期推荐